《听懂孩子的话》:讲不听的孩子,其实正在求救

以色列「中介学习」的第一原则是「和小孩对话时要有目标,并且要创造一个让小孩可以学习的环境」。

白话来说,大人跟小孩对话时,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对话的目标在哪里,而且要在小孩听得进去的状况下,才开始对话,不然就是无效沟通。要创造小孩可以听得进话的环境,还是要先了解小孩的情绪和行为,从哪里而来。

快两岁的孩子正发展出自我意识,想要自己决定一切。然而,他们其实没有能力在无限的选项中,找出自己真正要的东西,所以才会产生了大人拿一百样东西给小孩,小孩仍然不满意的状况。

反过来想,在这样的状况下,小孩又是多么挫折啊?

所以,做为一个大人,此时该怎么做,才能创造一个让小孩可以选择又满足的环境?

别忘了,小孩听不进话,很多时候其实是在求救。

创造「听得进去」的环境

有个两岁出头的小男孩,非常聪明,但有感官统合的问题。在他比较累或不舒服的时候,会忍不住一直打其他小孩或乱丢东西,劝也没有用,讲也讲不听。

「我跟他说不可以丢东西,他还是丢个不停,我所有的时间都在和他打交道,对其他小孩不公平!」一个同事这么说。

「更严重的是,我有时受不了给他time-out (计时隔离),他不只不难过,还会对我笑。我知道Winnie 不接受世界上有坏小孩这种事,但看到他的笑容真是让我发火。」另一名同事接着说。

「这个小孩有感官统合的问题,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听懂了我们的要求,生理上却做不到?」我继续解释,「我们如果不能理解小孩的困难,就不能同理, 不能同理,就引导不了小孩。」

「我们先来思考,这个小孩的感官统合问题是什么?」我问。

「小孩有触觉接收不良的问题。」一个老师说,「所以他一直在寻找身体上的碰触,碰触量不足时,会去坐或躺在其他小孩身上,而且比较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,一定要动来动去。」

「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怎么做?」我问,「小孩就是停不下来啊。骂他有用吗?一直告诫他有用吗?」

「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带他出去跑两圈,但我们人力不足,不可能有专人做这件事……」另一个老师说。

「很好,大家开始想办法了,而现实就是现实,我们没有多余人力可以一对一陪他,所以有更好的方式吗?」我继续问。

依孩子需求对症下药

看到大家又沉默下来,我再给提醒:「有什么事是我们可以带着他跟小孩一起做的?」

「一起唱游?」一个老师突然眼睛亮了起来说,「放音乐让大家可以一起跳来跳去?」

「把小孩一个一个叫过来做儿童按摩?」我接着建议,对于触感太敏感和太不敏感的孩子,正确的按摩方式对安定情绪有很大的帮助。

「请小孩彼此按摩?」另外一个老师继续说,大家愈来愈有创意,「或是玩包成木乃伊的游戏?」

我告诉工作团队,通常这个小孩控制不了自己时,我就会请他来坐在一起,我帮他做些物理治疗师教我的按摩,让他冷静一点,而且我会直接跟他说:「我知道你今天有些困难,停不住自己的行为,过来陪我坐一下,我帮你按摩。」

「我这样跟小孩讲话,和禁制、告诫、说他做的都是坏事,两者对小孩有什么不同影响?」如果对小孩的行为有些理解,而且有解决方案出现,也许可以进一步了解小孩内心在想什么,「你们想想看,为什么给他time-out 时,他非但不难过,还会对你们笑?好像对自己的行为一点都不觉得羞愧?也不在乎你们是否生气?」

沉默了好一阵子之后,有个老师小心翼翼地开口说:「他应该不了解time-out 是什么意思吧?以为我们叫他去别的地方,再叫他回来很好玩?」

「也许……他不知如何面对我们的怒气,所以乾脆隐藏自己的恐慌和不知所措?」另一个老师说,「我以前碰过一个被父母大吼大叫就把情绪封锁起来、变得面无表情的小孩,当然他是大小孩,已经上小学了。」

听到这里,我知道可以开始谈收尾了。

回头思考和孩子的沟通卡在哪

「首先,这个小男生非常聪明,而且能够解读大人的表情,所以他知道我们在生气,我相信他也知道自己做了被禁止的事,才会被请到别的地方去待着。」我开始说明,「但他其实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行为,所以我们的大吼大叫和处罚,对他而言只会让他害怕,而不是改善行为。他如果无法面对我们的怒气,用微笑来放鬆自己的心情,是不是比较好的方式?或是另一个可能性,我们大吼大叫时,他觉得自己终于获得大人的注意力?不管是正向或是负面的对待?」

「而当我们把他拉过来按摩,或用游戏的方式协助他时,小孩会知道大人看到他的困难,并且试着帮助他。这样他才可能信任你,才会有安全感,也才能听得进去你说的话。」

其实做为一个家长或幼教老师,必要时,我一样会对小孩提高音量,但那不会是在我情绪失控之际,而是在创造一个让小孩听得进话的环境时。例如说,我要告知一整班小孩某件事,但小孩很吵闹时,提高声量请大家闭上嘴巴是必要的。

总而言之,面对怎么讲都不听的小孩,得回头思考大人与小孩的沟通卡在哪里。另外,也请记得,小孩需要能够守护他的大人,如果他一闹,大人就不知所措,或是只会用语言和肢体暴力压制,那他得到的讯息将是:大人没办法守护我,只能用威胁和暴力让我屈服。

作者简介|吴维宁

 台湾云林人,1972年出生。2005年远嫁以色列,重新学习新语言与新文化,并细心观察以色列的教育哲学与风土人情。夫婿为犹太人,育有三女。目前为以色列幼教教师,教导四个月至大班学龄儿童,管理园内行政与带领新教师等事务。

2005年起于台湾媒体平台撰写有关以色列教育、文化、风土人情及政情文章。着有《孩子,我要你做自己》、《犹太妈妈这样教出快乐的孩子》等书。 

*本文摘自三采文化《听懂孩子的话》,未经同意请勿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已关闭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