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位化如何改变大脑的阅读与理解功能

美国塔夫茨大学文明学教授、认知神经学家玛丽安妮·沃尔夫(Maryanne Wolf)提出:「人类不是生来就会阅读的。」

读与写的能力,是人类演化史上最重要的一步。迄今,仍未有其他物种发展出这种能力。学会读与写,永久的改变了人类的大脑结构。学习读写的过程,重组了人类大脑的组织,改造了人类的思考与理解功能。

我们读了什么、如何读、为什么读,会改变我们的思想。由于数位化的来临,这些改变比以过去更快的速度在发生。人类读写已有6千年的历史,在这6千年当中,阅读是个人、乃至整个社会智能发展的催化剂。阅读是理解过去的手段;阅读的品质决定思想的品质。而阅读的方式,从未以像现在这么快的速度在改变。

只要稍微观察自己,你就会明白了。也许你已经注意,你愈常使用3C产品,你注意力的品质就愈差。也许当拿起一本曾经很喜欢的书时,你发现自己无法像以前那样享受纸本阅读的乐趣了。

阅读的乐趣像幻肢一般,你明明记得那个热爱阅读的自己,却怎样也找不会那样的感觉。因为你的大脑结构已经被改变了。这种改变,对孩子的大脑更为显着,因为3C产品持续分散、刺激年轻大脑的注意力,年轻的大脑就学不会专注。

阅读时我们进行的基本思考,包括类比和推论,在惯于使用3C产品的年轻大脑中,这些能力会愈来愈薄弱。

时下许多美国青年,甚至在看到较长的社群媒体贴文时都会在下面留言「tldr」(too long, didn’t read,指「太长了,不想看」)就是这种现象的反应。

数位冲浪追求速度,缺乏沉浸学习

使用快节奏的数位产品,甚至数位阅读,都会使需要较长时间进行的认知功能,包括批判性思考力,变得薄弱。有人认为,儘管有上述缺点,但数位产品应该能帮助幼儿培养反思、想像力、同理心。

但沃尔夫反对这种想像。她指出,数位产品没有给大脑「沉浸」的机会。纸本阅读是怡然的,耐心的,慢慢进入作者所创造的世界与情节。数位冲浪却是焦躁的、警觉的,以快速获取讯息为目的。

沃尔夫写道:「当我还是个孩子,正在学习阅读时,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在读什么。我就像爱丽丝,掉进阅读的仙境,漫游了我的整个童年⋯⋯当我长成一个青年女子,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在读什么,我只是在每一次阅读的机会里,变成故事里的主角。」

但现在的孩子少有这种机会。他们警觉而迅速的读,希望立刻从文本中找到他们想要的资讯。他们没有机会变成爱丽丝。没有沉浸式阅读的机会,年轻的读者永远想像不了大观园的样貌。

我们6千年的读写文化,已经在短短数年间几乎全面转换成数位文化。而数位文化正以我们还不理解的方式,改变整个人类文明。沃尔夫认为,抢救纸本阅读,从来没有比现在更重要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已关闭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