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国珍谈思辨教育的养成:不是用来证明自己是对的

一段看见思考力的奇幻旅程│巴巴洋与魔法星

迈可.桑德尔 (Michael Sandel) 的「正义」课,是2010年的出版旋风,更是影响层面广泛的一起文化现象。这门课近年在哈佛大学选修的学生每每都超过千人,上课实况剪辑成的影片,在美国公共电视播出收到广大观众的迴响,并在网路上被大量分享,光「正义」的第一讲,我昨天在上网查,就有8,178,440人次观看,也宣告经典课程线上学习时代的到来。

国内的教育因迈可.桑德尔的课堂受到启发,忽然「思辨」与「哲学」成为搜寻的关键字,市面也出版了许多介绍哲学或哲学教育的书,至今俨然成为新书出版的一股隐流,持续不断。但是思辨这重要的能力要如何培养?需要拿重大的议题来讨论吗?对于孩童而言,重大议题不仅难懂,离他们能领受的世界又太遥远,因此,阅读他们可以参与的故事就成为重要的途径。

故事如何被讨论?如何被理解?是阅读教育的关键,但是无论故事在情节的铺陈,情境的描写或意涵的深刻,作者如何精心安排,故事呈现的形式的到故事述说本身的连续性,都受限于文字与图像的符号呈现的形式,而作为主要载体的纸本和数位载具,都无法将故事「展开」来,这里说的「展开」并非指发展与推导,而是更为基础的将故事、情节、人物角色、情境场景……等进行结构性、脉络化的检视与探究。若这些历程对于理解与思考锻鍊很重要,要如何达到这样的学习,培养思辨的能力?最直接而有效是藉由提问形成的讨论,展开故事本身,同时也开展思维的向度。

迈可.桑德尔 (Michael Sandel) 的「正义」课程,除了讲述内容丰富,观点精闢外,一系列引发思考的提问设计更是精彩,这些问题不为一个预设的答案存在,而是为了检视自己与他人的思考提供条件,问题的终点不是答案,而是下一个更为深刻提问。讨论过程中你来我往的思考交锋,除了开展问题多面性外,更成为开拓观点与自我省思的重要学习。

思辨教育的重要不是用来证明自己是对的,而是在过程中,检视自己与他人观点的差异,反思自己而形成学习。这如苏格拉底提问式的思考引导,也在《巴巴洋与魔法星》这本书中设计作为家长与孩子共同讨论的基础。藉由这些问题,故事情节、角色人物、场景情境都被展开成为立体又多面性的存在,也因为这探讨的过程,看见被层层包裹住的读者自己,读者不再是故事的旁观者,而是走入故事中,进一步成为剧中人甚至是故事的创造者。

思辨教育是过往台湾教育体系中失落的一环,若认为孩子要到青年才有思辨的心智条件,这是对人类认知与思维能力发展的误解。思辨教育应该从小就要开始,而且不是「知识化」的思辨知识学习,最好是以孩子可以阅读参与其中,可以同理感受的故事,开启思辨学习之门。因为那是每个人终生都需要的能力与素养。迈可.桑德尔与妻子姬库.阿达托 (KIKU ADATTO) 共同创作的童书《巴巴洋与魔法星》,正是让孩子拥有独立思辨能力的学习之旅。

作者简介|黄国珍

品学堂创办人、《阅读理解》学习誌总编辑

*本文由亲子天下《巴巴洋与魔法星》授权刊登,未经同意请勿转载

资讯超载时代,学会思辨比习得知识更重要《巴巴洋与魔法星》

博客来|亲子天下SHOPPING|金石堂|诚品|读册 

发表评论

评论已关闭。

相关文章